《1165m》
2012
金属丝
200cm ×200cm ×180cm

       之前《时间》是自己个人小展上,我根据展厅制作的专属特定场域的作品。在作品里,受限的是尺寸及形态,自由的是时间。
       《1165m》与之前遥相呼应,是 ‘雕塑中国展’,2012年3月25日——5月20日,我从得知参展那天开始制作,最后期限止,这段受限的时间范围内自然生长。我没去看展厅,作品形态顺势随行。最终结果,起始与终结的连接,循环往复。
       比起在公众中制造了影响的作品,我知道决不能仅是做了件占有空间的作品。关于作品的深度,我也不太相信从作品文字解读里去阐释让人了解。但单从视觉感受上出发,很难评价作品的深层问题。作品是否仅仅只是给空间中的身体带来压倒性的影响,还是能做到提供出消极的情感回应与积极的理解思考上的平衡点。我的工作也是在力图触碰可能性的答案, 若不能提供出思维刺激的观点交互渠道,极易沦落为只是身体体验一把的视觉化产物。
       我很清楚单个作品倘若孤立的提出来评测,观点很是苍白。 但我的短处同时也能成为自身的优势 ,我能通过长时间执着地创作,在不起眼的动机上,邀请时间为伴,他会为我提供出无限的出口,也会让每阶段的痕迹编联起有价值的线索。
       《1165m》取名至我用的金属丝的长度,这个数字产生在提交作品的时间,是结束,同时也重新开始。这件作品是我在维度的问题上另一层面的尝试。也在这件作品里提供了其它出口牵引我,所以顺势有了之后的《无尽》。

       《无尽》是中建三局沈阳分局的办公楼艺术品订件,委托方让我在限制的时间段、限制的空间区域、限制的材质、限制的表达意向······提供出专属其的作品。于我,仿佛没有什么可发挥的余地,但反倒是件有效推动进展的‘创作’,我在夹缝中嗅出自己进入的切入点。我先提供出大致‘草图及方案意图’——自然是放宽领域,将作品引向极为宽泛,非具象的表述。有一定范畴但又有波动幅度的创作空间,我想应该是开展创作有效的平台。
        在无数框框条条的限制匣子中,我徒手一点点编制起‘宏伟蓝图’。每天生长得极其缓慢,若相伴左右,基本感觉不到变化。但有东西实实在在的随时间推移而开始存在,连接成片形成变动的时间促就的可能形态。尽管它被各方束缚,我在这件作品留下的‘意犹未尽’,也是想让它处于未封闭的状态,所有被限制的时间、空间、形态都有无限延展的可能。


  • 参展信息:
  • 《1165m》2012年参加“雕塑中国:中央美术学院雕塑创作回顾展 ” ,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研究所,北京
  • 《无尽》 2012年 中建三局东北分局艺术品展示,沈阳